兜兜转转又下了几场雪,天地皆白,谢如清这日也穿了一身白,披风边缘绣了一圈白荣荣的,扫在脸上,有些痒。

    谢如清微微偏了偏头,这时如环才从屋内跑出来,“姑娘姑娘,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手里握着一串金锁,套在了谢如清脖子上,将整个人衬得更加可爱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如环笑眯眯的一双眼将自家姑娘打量着,“姑娘今个有这金锁庇护,定能好运连连,连带着一年都是好运年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嘴里的讨喜的话,谢如清在她头上敲了敲,然后才比划着,意思是时间不够了,还要进宫请安,莫要迟了。

    如环吐了吐舌头,两人这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今个因为要进宫请安,府里主子们都已在院门口集合,一起上了轿子,王宫里走去。

    宫中主子多,好在谢如清身为女眷,不必向皇帝那走一遭,只需给几个妃子问安便可。

    各家女眷按照礼数问安,谢如清不会说话,只是淡淡的行礼微笑,按照宫中妃嫔位分的高低,她一一见礼。

    此时有个宫女走来,立在谢如清跟前道:“姑娘,我家贵妃请您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姚贵妃请她做甚?

    谢如清心中纳闷面上不显,朝宫女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请姑娘随我来吧。”宫女说着在前带路。

    谢如清跟着宫女走的时候,几个小姐幸灾乐祸道:

    “呦,准是贵妃找她’谈话’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,得罪四公主能不穿小鞋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下别说九皇子,十九皇子也救不了她了。”

    谢如清不屑与这些小姐计较,只管跟着去了姚贵妃的寝宫。姚贵妃正与几个夫人闲聊,见谢如清进门,立刻招呼赐坐。

    “那日九王别院我只匆匆一见,倒是未好生瞧两眼,今日才发觉这姑娘生的好生讨人喜欢。”姚贵妃对着谢如清一通夸,旁边的夫人们亦跟着附和,几人七嘴八舌,将谢如清夸得跟朵花似的。”

    谢如清只听着。

    姚贵妃道:“今个是年节,你既然头回来我这里玩,我不能叫你空着手回去。”说着招呼宫女,“来人,把我前几日才得的那几套衣裳收拾拿来。”

    没多一会儿,几个宫女鱼贯而来,人人手中端着一个托盘,这礼物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“我新看上的几匹布料,想也没想就让人做了衣裳,哪知这些粉啊黄的衣裳我穿不合适,四公主身量又差着些,我瞧你穿肯定合适,便都送你吧。”姚贵妃笑着道。

    谢如清自然不想要,但她知晓宫中贵人赐物不好推辞,推迟了就是得罪,只好诚惶诚恐收了。她不知道姚贵妃安了什么心,隐约觉得不是什么好心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还真是大方,这可都是上等的好料子呢。”旁边一个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呢……”

    谢如清插不上嘴,只听着一帮夫人打着机锋,约摸着两盏茶的功夫,她才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一路出了这宫殿,她才终于深深叹了口气,觉得压在身上那座大山,终于轻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谢姑娘。”

    这口气还没叹完,又听身后有人叫她。谢如清诚惶诚恐的回头,见正是一脸笑意的九皇子走来。她面上笑着,却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今个难不成真是因为如环的金锁?保她出门便见贵人。

    却不是护她的贵人,而是身份尊贵的贵人。

    “今个是年节,街上有不少好玩的,咱们不若出去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笑眼盈盈,那双深黑眸子纯净如水,望进去,都会叫人沉溺。

    试问谁能这般毫无心思的生在这皇宫内?就连她,都不敢说心中没一点算计。

    她轻轻摆摆手,示意夜里家中还有晚宴,不可回去的太迟。

    九皇子却不分青红皂白的拉她走,“晚宴晚宴,肯定是黑夜里才会举行,如今天色大亮,连午膳还没来得及吃,时辰还早得很。”

    谢如清苦笑,见拒绝不得,只好乖乖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毓宁生性好玩,她是知道的。见他今个身后只带了一个小厮,她也只带了一个如环,两人出了宫门便并排走在街上,两个下人便跟在后面一步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每年的年节啊,这城中最是热闹。白天会有猜灯谜,接头有舞狮,还有不少小玩意,比如戴在头上的发饰,照在脸上的面罩,比如草编织成的蚂蚱,好玩的可多了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在一边款款而谈,眼中星光闪耀,谢如清便在一边乖乖听着。

    谢如清一直深居简出,倒是很少在这种日子里外出。如今被九皇子强拉出来,倒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她眼睛好奇的四处打量着,看什么都好奇。而九皇子又是个实在人,她看什么,他便买什么,一路走来,她已变了个样。

    头上戴着粉红的发带,额头也点了一个发甸,左手一个小兔子的花灯,花灯的绳子上还缠着一个栩栩如生的草兔子。

    她眼里晶晶亮,脸色也因为兴奋而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“猜灯谜啊,猜灯谜。”
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