仿佛就是转眼之间,彦福的及笄之日就到了,对于彦福自己来说,根本就没特别的去注意,但是对于彦无双来说,不是注意,而是根本就在扳着手指头在算着日子了,这段时间要外出的事情全部都推掉了,不能推的也推给自家的那个闲着的爹爹了,他专心的想着能能说服福福的理由,专心的照看着他的衣服,专心的整理着自己的容颜,决定一定要在福福及笄的那一天,让她的面子能杠杠的。

    但是等啊等的,本来以为早早可以拿到的衣服,硬是在及笄前的两天才拿到手,虽然怀疑那裁缝是不是偷懒了,但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了,所以只能就这么算了,但是每每想起余管家拿着衣服过来的时候,表情总是说不出的奇怪。

    收到衣服之后,彦无双只试穿了一回,就妥帖的收了起来,连收拾的下人都不让碰一下,就怕那些下人手脚不够细心,给弄坏了哪里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天就是这么重要的日子了,彦无双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这几日他是硬克制着自己不去找福福,就为了不给福福造成太大的压力,或许是那天太孟浪了,惹得福福后来看到他都躲着了,他又不能逼的太过,所以就只能忍着不去找,不过还是仔细的注意着她的院子里的情况,知道她的脚好了,心情也没有因为他而低落或是开心,他也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,不过,他会打破如今的这种说不出的苦,不能靠近的憋屈。

    天还黑漆漆的,就连那些下人都还没有起来,彦无双就不想继续在床上挣扎了,索性就坐了起来,从那衣柜里拿出了那件衣服,仔细的穿好了,然后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竟然还是黑的,就只能又回到了床上准备再躺会,但是一躺下去,发现已经穿好了衣服,只能再起来又脱掉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间,彦无双是睡了又醒,醒了又睡,还想着这天怎么就是不亮呢,这家里的小厮怎么都睡起了懒觉不肯起来干活了呢,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?

    这一迷糊,直接就让彦无双睡到了念白来叫都还以为这天还没亮呢,一见时间不早了,惊的赶紧的就从床上跳了起来,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就往外跑,他本来是想做第一个叫醒福福的人,并祝她生辰快乐的,现在好了,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,这念白也真是的,平时都早早的叫他起来了,今天怎的就犯懒了。

    念白见少爷出来了,正想禀告老爷说让他直接去二爷的院子呢,结果他话还没说出口,少爷就已经跑的没了影子了,就是追也是追不上了,只能叹了口气,无奈的去小姐的院子去找了,今天这样的日子,少爷也不会去别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等到彦无双跑到半路,忽然想起礼物忘记拿了,今天的生辰他连礼物都是想第一个送出手的啊,赶紧的又回了过去,刚好在路上被念白碰到了,就这事情告诉了彦无双,也省的他多跑一趟了。

    等彦无双跑到了二叔的院子,全家人就只缺了他了,一瞧福福,这小丫头今天穿的一身的襦红,衬的那小脸艳的他都想把眼珠子挂在了她的脸上,但是一看旁边还有那么多的眼睛看着,只能规规矩矩的先给爹爹和二叔行了礼,正准备去祝贺福福,却是见这个小丫头到现在都还没把眼神给他一个呢,盯着怀里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看的是那个叫专注啊。

    撇了一眼小丫头拿着的那东西,彦无双瞬间就觉得自己手中的礼物是拿不出手的了,他现在虽然是接掌了家中的一些生意,但是毕竟没有像他爹一样的实力,所以,虽然他肯花钱,但是也是买不到福福手中的那玩意的,那个东西可是从西秦那边流传过来的,就福福手上的那巴掌大小的一面,就比那一城一池还贵了。

    捏捏怀里的礼物,彦无双决定先还是不送了,毕竟这第一也没了,怎么说都不能被比下去吧。

    “福福,今日的生辰,你想要什么呢,只要你说的,任何东西哥哥都会想办法拿到你的面前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