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总管必定没能想到鲁天智会如此毫无顾忌的恐吓自己,两扇嘴唇登时就打起颤,支支吾吾的吓得两只眼睛都聚焦到自己勃上,额头更哗哗的向下流汗。周千铜可无鲁天智如此火气,一看事成这般,赶忙上来劝阻,但对胡总管——他也是怒意之极,所只在口头表示道:“老鲁,你看你这脾气,咱有事好好说,你看看,胡总管这脖子都快被拉到了。”

“哼!”鲁天智自是明白人,见他未有出手,便更添几分底气,渐将心中那份不安深摁下去,对着胡总管,吼道:“老家伙,要是不想脑子搬家,就赶快给我说话,别装死!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胡总管两条腿突然抽筋,‘啪啦’一声,就像是蚯蚓一般,软倒在地。

“我什么我!说话!”鲁天智双手也跟他行动,黝青sè寒光闪耀在虎口里,更令他怒目圆瞪模样变作活阎王一般,让得胡总管嘴巴一咬,吓得更说不出话。

“老鲁,来,快把家伙放下。”周千铜把茶壶半从鲁天智手里接下来,又把胡总管从他铁索般双手中救出来。鲁天智又瞪了胡总管一眼,一手掂着另一片茶壶半,目露冷森寒光,恐吓笑意化作无声利器,让略微喘口气的胡总管又双腿紧绷起来,吓成织布梭子,即使周千铜在他胸口连连扑拂,也无济于事。

“我……你……你们……迟早……要……完蛋!”胡总管舌头搅着嘴唇,使嗓子里的话都成结结巴巴。

“你他娘的说什么?!”鲁天智又顶前一步,手中茶壶半已贴近胡总管脖颈。

“哎!老鲁,别急,你让胡总管把话说完啊!”周千铜一手抵着胡总管后背,不小心地往前推出几分力气,使他又与茶壶半亲密接触。

“那你倒是快点说!老子我没时间跟你这白玩!”鲁天智居高临下的对他面门吼到。

“我……不是,你们……要……要是听……我的……就没事!”胡总管感觉自己头已经与脖子分家,冰冷冷的汗液不住流到茶壶半上,但肚皮上汗液流到两腿之间却是热乎乎,滚烫烫的。

鲁天智和周千铜面sè皆变,多年前的合作令两人几个眼神就能定下之后行动。周千铜手掌往后退去,拖起胡总管后背,让他离开茶壶半的威胁,但却对鲁天智道:“老鲁,快点把家伙收起来!”紧接着,他又对胡总管笑道:“胡总管,您有事就说,有我在,这家伙就不会伤害你。”

胡总管咽口周千铜递过来茶水,喘口粗气,平下躁动内息,颤悠悠地说道:“你儿子被知府大人扣住了,我是来给你们报信的。”

“什么!”鲁看小说到吞噬 gugela.com天智手中茶壶半忽的坠地,‘嘭’的清脆一声,随着无边无际的不安cháo水冲上他心头,‘轰隆,轰隆’的涛声阵阵。他双脚猛地冲上前,直把周千铜也弄翻在地,跟着他的双手揪在胡总管衣领,牙关紧咬着一字一顿怒吼道:“九ri他到底怎么了?!”

“他,他被知府大人扣住了。”胡总管觉得自己呼吸被阻挡住,但话匣却能平稳下来。

“他为什么会被扣?!”

“他们说他是什么魔教余孽,就给抓起来了。”

“他们?……他们是谁?!”

“是,是四大世家的人!”

鲁天智松开胡总管衣领。就像是重获新生,胡总管连连呼吸着新鲜空气,可他这人jing也未放松jing惕,小心翼翼地看向鲁天智,却见他面sè陡变思索,似是陷入回忆之中,紧跟着周千铜面带惊慌地走上起来,道:“怎么办?四大世家真的来了。”

“这混小子,老子让他不要下山,不要下山,还他娘不听话!”鲁天智一屁股拍在椅上。

“好了,现在也别说这话,还是先想想怎么办。”

“还能怎么办?救啊!”

“救……”周千铜想着解救之法。

“那个,你们先听我说。”看着自己被二人忽略,胡总管凑起身子,蚂蚁声音般说到。

“快说!别给老子这磨叽!”鲁天智一拍桌子,让胡总管身子一震,吓得连结巴都忘到一边,急道:“他们把他关到地牢里面,没有让人看管,所以你们要是乔装打扮成官兵模样,就能潜入里面把他救出来。”

“你他娘要说的就是这个!当老子看不出你心里那点花花肠子,你就是那群狗官的一条狗,还能转过身来咬自己主人一口?!”鲁天智根本就未把他话当真,轻描淡写的就晾到一边。

胡总管被如此辱骂,就是再为胆小也生出几分火气,脸颊更因此成为酱紫,眼睛里闪过一道惧怕光芒,但却就此深埋下来,不再作为。

“老鲁,你也别把人一竿子打死,胡总管既然来了,就一定有他想法,说不定他是真心相救九ri出来。”周千铜之所以能把山海苑做成流云渡第一,单凭他现在尚能沉稳心思,便可窥出其中一二原因。

“对,对,我就是真心想把你儿子救出来。”多年来的狐假虎威也让胡总管练就出一张铜墙铁壁般的脸皮,即使心中对鲁天智怀有火气,但听到周千铜救命稻草般的话,自然是奋力抓住,不敢放掉一丝机会。

“那你把原因说出来,要是敢骗老子,别怪老子我手下不留情。”

“你儿子冲到县衙里,之后就被四大世家的人围起来。他们吩咐知府大人把他关到牢房里面。”胡总管把这事交代出来,便让鲁天智面sè再变质疑,只被他恐吓怒问道:“你说什么浑话!九ri他怎么可能会跑去县衙!”

“他……”胡总管两只眼睛睁得浑圆,一滴汗液流到里面,使它剧烈一缩,但在这短刻之后,他便沉气说道:“你儿子先是到王海家里,之后被知府大人准备好的套子给引到县衙里。”顿了顿,他未等鲁天智再言,又道:“你还是信我这一回罢!要是今晚不把你儿子救出来,他明天就要被申屠家给押解去折剑山庄开始武林正道大审了。”

;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