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来,慕容小天又详细的询问了下七杀镇的情况,尤其是象系统药材铺npc老板范莺,城防营统领,这些和当年陷害npc女镇长有关的npc人物。

    无论是他们的喜好,性格,只要是npc女囚徒所知道的,慕容小天都一字不拉的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他慕容小天,从来都不打无准备的仗,知己知彼,才能做到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女囚徒朵拉,身为七杀镇的前镇长,所知道的隐秘事情,自然是不少,从她这里,又让慕容小天获益匪浅,增加了不少对《天道》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大姐,时间差不多了,我该离开了,你放心,90天之内,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;如果90天到了还是没结果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,我已经死了,”距离一个时辰的坐牢时间只剩下不到5分钟了,慕容小天与npc女囚徒告别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大实话,任务的期限是90天,期限内做不到,就意味着任务的失败,而这个任务失败了,慕容小天也没法在《天道》里再混了,这和在《天道》之中彻底的死去,没太大的分别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谢谢!”npc女囚徒的眼眶湿润了。

    虽然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帮助她是为了好处,可毕竟人家肯豁出命来帮她,就凭这一点,就不是任何回报可以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朵拉的心暖暖的,泛起了一丝感动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,我很专业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小天嘿嘿一笑,迅速的离开了地牢。

    沿着阶梯一路上去,到了10号监舍,关闭了地牢的入口,慕容小天这才蹒跚的走向了1号监舍。

    一屁股坐在了地下,慕容小天闭上了眼睛,还有几分钟的时间,他的把从朵拉那里所听到的一切信息消化下。

    同时,也得整理下思绪。

    起码,你也得理出个头绪,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排出一个先后的顺序出来吧。

    什么事情,是非常重要,又非常紧急的。

    那些东西,是重要,可并不是十分紧急的。

    不分分清楚,做事怎么能够做到井然有序?按部就班?

    tmd,总不能,东一榔头,西一棒子的瞎搞吧?

    经过思考,慕容小天大致有了一个清晰的线路——转职—终极仓库—符文师—虚空岛—‘朵拉的冤情’— 嗜血狂人留下来的宝藏。

    转职是第一位的,实力,是所有任务的前提条件和保证,这一点,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终极仓库,这牵涉到任何任务的后勤保障,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    而符文师,影响非常之大,就光一个魅力属性,能否招募英雄,就可以让自己的总体实力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,除了转职,其余的每一件事情,都不是轻易能办到的。

    因此,除了转职,后面的每件事情,虽然也做出了初步的先后排序和安排,可你要知道,永远都是计划没有变化快,也要根据任务的实际情况和需要,以及难易程度,随时做出调整。

    “小子,时间到了,你可以出来了!”

    随着牢房石门发出“嘎嘎嘎”的声响之后,监舍外面传来了npc独眼牢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感觉才刚进来似的!”慕容小天呵呵一笑,走出了1号监舍。

    “是吗?要不,在关你两天如何?”独眼牢头轻蔑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别,我这人身子骨贱,享受不了您这福地,”慕容小天别别嘴,调侃的走出了石门。

    “拉倒,我怎么觉得,你好像非常享受似的!”

    npc独眼牢头手一挥,慕容小天身上的那件‘禁锢之衣’,就飞入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大哥,能不能打个商量?”慕容小天盯着独眼牢头手上的‘禁锢之衣’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这牢还真的没坐够?”独眼牢头微微一愣,眼露疑惑。

    “那跟那啊,”慕容小天呵呵一笑,伸手一指独眼牢头手上的‘禁锢之衣’,笑着说道:“大哥,这件囚衣,能不能给小弟?”

    “这囚徒穿的衣服,你要它做什?”独眼牢头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看,咱好歹也进过一回牢房,多不容易,怎么滴,也得弄点东西做个纪念吧?不然以后向别人吹牛,也没人信不是?”慕容小天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娘的,坐牢的人我见过的多了,可像你这样引起为荣的,我做了几十年的牢头,还真是头一次见,你小子也算是囚徒里面的超级奇葩了,”独眼牢头摇头感慨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大哥,你先别管咱奇葩不奇葩,您就说行不行吧?”慕容小天伸手摸摸鼻子。

    “也没有什么不行的,不就是一件囚衣吗?不过,别怪我没提醒你,留做纪念没问题,可别没事干,犯、贱的往自己身上套;穿着囚服瞎转悠,只要被城防兵看到,铁定被抓,拒捕那就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独眼牢头手一伸,将‘禁锢之衣’扔在慕容小天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那能啊大哥,这衣服穿在身上,走起路来连蹩脚老太太都不如,自己穿?我疯了还差不多,”慕容小天再次呵呵一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