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《天道》里面,除了村级设施,采取的都是军政分开管理制度,系统镇一级的npc管理设施,负责镇子一切事物管理的市政处,和维护安全的城防营,并不在镇子的同一个地方,而是位于镇子的两个不同的方位。

    甚至,彼此相隔的比较远。

    一小队城防营士兵,押着慕容小天,走进了克巴多镇城防营的大门。

    恶意殴打npc,即便是半夜,城防营士兵的出击速度,也是非常之快速的。

    “报告统领大人,殴打药铺老板的暴徒已经抓捕带到,该如何发落?”一名npc小队长走进了城防营统领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伤的严重吗?”三十多岁,面容消瘦,一脸阴沉的克巴多镇统领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药铺胡老板的脸,快被打成了猪头!”npc小队长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!”克巴多镇统领的眼神之中,闪过一丝愉悦。

    “好?”npc小队长一愣。

    “去,把他带进来,”克巴多镇统领魏宝清掩饰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npc小队长立刻走出去,很快,便将慕容小天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!”

    魏统领再次对着npc小队长摆了摆手,眼睛,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慕容小天。

    同样,慕容小天也默默的注视着克巴多镇的最高军事长官。

    凭直觉,慕容小天认为,这魏宝清,就是属于那种颇有心计,做事不择手段的角色,不过,眼睛中略隐现着一丝疲惫。

    看来,私自囚禁胡镇长一事,也把他折磨的够呛。

    慕容小天都觉得,两年来,这丫的估计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。

    胡镇长的顽强,铁定是超出了这厮的意料,放又放不得,拿不到‘五色山谷’的经营权限,秘密杀了又不甘心,能安心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这胡氏家族的族长,不但成了烫手的山芋,更是成了他的一块心病。

    不过,慕容小天还真是佩服他的耐心,两年了,还不死心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知不知道,恶意殴打克巴多镇居民,后果是相当严重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不就是违反了华夏大陆治安管理条例吗?处以50到500金币的罚金,或者是1到48小时的囚禁吗?毛毛雨啦;不过,咱很穷,要钱没有,囚禁请便,”慕容小天直接打断了魏统领的话,不屑的回答。

    要想扭转局面,替胡氏家族伸冤,彻底翻盘,就得有证据。

    解铃还须系铃人,这最有利的证据,就是胡氏家族族长,克巴多镇镇长的亲笔血书,只要有了胡一桶所写的整个事件经过的血书控状,就一定能翻盘。

    这也是解决这件事最有效,最快捷,最直接的办法。

    119新手村的牢房里都存在着死牢密室,那么,这克巴多镇里的牢房之中,也一定会有。

    慕容小天猜测,克巴多镇镇长胡一桶,最有可能,就是被关在了克巴多镇监狱的地牢里。

    根据克巴多镇地图的位置显示,克巴多镇监狱,位于城防营之内,正常情况下,别说监狱了,就算是城防营的大门,你都别想踏入半步。

    要想进入克巴多镇的监狱,‘苦肉计’,是最佳的策略方案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还挺张狂,到了我这里,该怎么定罪,还能由了你?信不信,我完全可以以重伤罪,关你个把月的?”

    “信,我当然信,但我想,我与统领大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,统领大人还不至于这般坑我吧?”慕容小天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可心里,却笃定的很。

    魏宝清这二货,心里早就把胡家恨的要死,估计还嫌自己出手不够狠呢,他恐怕,还巴不得自己宰了胡老板才开心,又怎么可能为了胡家,来严惩自己?

    “你和胡家有仇?”魏统领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“没仇!”慕容小天毫不犹豫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找药铺胡老板的麻烦?”魏统领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胡家的人,成不?”慕容小天大不咧咧的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是,胡氏家族的人确实有些自以为是,欠扁,”魏统领表现出了对慕容小天异常的客气和好感,点点头,接着说道:“好吧,念你是初犯,就意思一下,缴纳最低的罚金50金币,就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50金币不是钱呀,你这不是要我命嘛,你老人家就行行好,让我坐牢吧?”慕容小天苦着一张脸,连连作揖。

    “靠,比我还财迷!”

    魏统领呵呵一笑,双掌“啪啪”一拍,沉声一喝:“来人!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,一道人影快速的走进,恭敬的说道:“统领大人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俺是一个贼先生,违反了‘华夏大陆治安管理条例’,处以半个时辰坐牢处罚,立刻执行,告诉老丁,g级待遇,别难为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名手下斜视了慕容小天一眼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慕容小天拱拱手,跟着那名城防营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