俺是一个贼 第六百二十九章 隐煞(1/2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平静的背后,却是疑惑不解和暗自吃惊,自己的事情,对方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?

    长安庄园这条线上,从龙首到六绝,都是摆在明面上的,没有一个是潜伏成员,而四旗凡是门主以上的成员,所有伪装的身份,自己都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要说是门主以下的四旗普通成员,更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难道说,是夜影组织另一条线上的成员?

    可瞬间,慕容小天就否决了这个猜测。

    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情况,另一条线上,存在的都应该是秘密的军事基地,或者,象假龙乾坤一样的领主势力。

    何况,就算另一条线上也存在卧底的现象,就自己这点事,龙首夜风还不至于传递到另一条线上去。

    再退一步讲,就算是真的上报,也不可能如此的迅速。

    自己从混入长安庄园到现在才多长时间?把自己的事情上报真正的‘夜影组织’总部,然后在传送给眼前的这个卧底,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。

    一道电光,在慕容小天的脑海之中闪过,他立马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3号是龙首自己的人,龙首亲自安插在华夏政府的卧底,他的身份,也许只有四煞,或者是,根本就是只有龙首夜风一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的推断,才说的通。

    3号不管在华夏大陆政府势力是什么身份,都脱离不了城市的范围,龙首要想通知他,最多几个时辰的事情。

    目的,自然是核查自己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果然,正如自己所想的一样,龙首夜风,阴险狡诈,深的很。

    “了不起,这你都知道,”2号甚感惊讶,却又嘿嘿一笑:“知道又怎样?你能耐我何?给你十秒钟的时间,说出‘高级将领培训班’的机密,不然,他们都的死。”

    3号说完,伸手往慕容小天的身后一指,开始报数:“1,2……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的真实身份!”

    慕容小天依旧不为所动,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心里,已经是急的捏起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为什么?自己撒出的解毒粉,没有任何的起色?

    实际上,3号所使用毒,对药毒师来说,不过是最平常的禁锢之毒罢了,毕竟,裘万仇,他还算不上真正的药毒师。

    真正厉害的禁锢之毒,又何须通过药引?还得让人家服下才行?你以为,让人家服下是件容易的事情吗?

    象这种禁锢之毒,说句不好听的,并没太大的用处,除非是自己人,别人都不会防备你,在这种机会下你才有可能下的了毒;如果是敌对势力的战场,或者是突发性的战斗,这种禁锢之毒,完全排不上用场。

    真正厉害的禁锢之毒,根本就不会那么麻烦,一旦施展,瞬间便能将你禁锢。

    再说,真正厉害的,非常难练的,能够上档次的毒,裘万仇又怎么可能让它流到外面去?

    象这样的禁锢之毒,别说是药毒师才可以学习的‘药毒心经’,裘万仇的克星段无牙就能解。

    你以为无牙山庄段无牙的药材慕容小天是白搜刮的?‘桃花山谷’内那些炼药制毒的材料是白采集的?

    你以为,慕容小天白天一天都在做什么?

    当然,是炼制一些毒和解药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借着腾跃之机,慕容小天已经撒出了足够分量的解毒药粉,按理说,十秒之内,禁锢症状就会解除,若非如此,慕容小天又何必冒死扛刀?

    目的,就是用自己的命,拖延几秒的时间,为华月争取活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3号杀了自己,必定会放缓再次出手的时间,不要多,只要那么几秒,也许在他再次出手之前,华月就有可能解除禁锢,及时反击。

    就算不能,自己挡下了必杀一击,3号第二次的攻击,不一定会有这般的凌厉,只要一次攻击杀不掉华月,那么,他就很有可能,不会再有第二次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即使是自己挂了,可华月他们还活着,2号必死无疑,自己只要迅速的从复活点赶过来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十秒已经过去了,华月他们还是毫无动静?

    难道,是自己的解药不对路?

    慕容小天的心,再次迅速的往下沉。

    但就这么束手就擒,也绝对不是慕容小天的性格,他也做好了,全力发动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也无妨,实际上,夜影组织有五煞,而不是四煞,我就是那第五煞——隐煞!”

    3号发出得意的阴笑,继续开始报数“4,5……”

    当他报到8的时候,慕容小天意念闪动,开启了‘嗜血护盾’和‘骑士盾甲’,当他报到9的时候,慕容小天启动了‘火墙’和‘守护勋章’。

    等隐煞的10字才出口,慕容小天瞬间发动了,快速放出了‘苍穹之鹰’,凌云乾坤指的第二式——乾坤八剑已然出手,更是一道黑影闪出,从空中,朝着隐煞当头砸落。

    苍穹之鹰,从侧面卷起一道劲风,羽翼朝着隐煞狂扫而出,慕容小天的八道剑气,从正面,闪电般激射向隐煞胸前八个不同位置。

    而‘追风’,正从隐煞的头顶猛然砸下。

    对方的实力强出慕容小天太多,是显而易见的,可大丈夫有所为而有所不为,他没得选择,只能是两个字——拼了。

    当然,目的,还是要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他绝不相信,他的解药,会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隐煞发出一声冷哼,手上的短斧轻描淡写的一挥,顿时划出一片斧影。

    “碰”!

  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