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子萱的眼睛里,充满了愤怒,她躲在叶谦的身后,想要把这个恶魔给彻底的瞪死。

亨特还在沉睡,突然间,他心里觉得恐吓,求生的本能,让他一下子做起身来,顺势摸出了沙发下面的两把沙漠之鹰。

作为一个佣兵队长,亨特能够生存至今,实力绝对不差,而敏锐的危机感,更是让他屡次死里求生。

这一次也是。

亨特的双枪,迅速的锁定了叶谦,眼睛里露出残酷的冷笑。

“好小子,竟然能趁着我醉酒,偷偷的潜入进来救人,我还真没想到,这小美人竟然有你这么本事大的朋友,只可惜……太蠢了一点。”亨特嘴角带着冷笑。

叶谦“哦?”了一下,他朝着亨特说道:“我蠢不要紧,只希望你不要太蠢。”

“说什么呢煞笔。”亨特的中文竟然很好,估计这家伙没少在华夏国干坏事。

叶谦朝着亨特走过去,“我的意思是,希望你能乖乖的配合,别让我多费力气,免得你生不如死。”

“给我站住!”亨特咬着牙,“再往前一步,我就崩了你。”

叶谦轻轻一笑,接着伸手,啪的一下,打了个响指。

两把沙漠之鹰的手枪,一下子变的滚烫无比。

“嗷。”亨特惨叫了一下。

两把手枪突然间燃烧了起来,里面的子弹,响起一阵阵的闷响爆鸣声,接着也燃烧起来。

“你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亨特可是非常清楚,那可是沙漠之鹰,不说它的合金材料能够耐高温,就说是枪声之上,都布满着隔热材料,根本不可能燃烧的。

叶谦一步跨出,站到了亨特的身前,“不可能的事情很多,所以我才说,希望你不要太蠢,现在,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亨特惊恐的咽了口唾沫,立即点头说;“好,好,我说,我说。是这样的,我……我正在这里,想要杀一个集团老板,然后被一个黑袍子的大人找到了,他让我替他办事,我……我没办法,那个大人也和大爷您一样厉害,真的,我没办法拒绝,所以我才按照他的要求,把林子萱抓来的。”

“你还杀了我父母!”林子萱在后面冷声说,带着寒气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知道我错了,可是,的确是那位黑袍的老头让我做的,我一点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”亨特直接跪在沙发上,不停的求饶,他突然发现,自己是那么的愚蠢,竟然参与到了神仙中的争斗里来了。

这些神一般的大人物们争斗,自己这种菜鸟,只能彻底的沦为炮灰的命运。

叶谦皱着眉头,开口问道,“那个老头,是谁,现在在哪里?”

“我不知道,如果有需要,他会来找我的,但是,我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。”亨特吓的脑袋抵在了沙发上,不敢抬头,那如同实质般的杀气,让他无法去面对。

叶谦嗯了一下,gugela.com他明白,看来想要从这个亨特身上得到再多的秘密,也是枉然了,毕竟这个家伙,也只是一个小棋子而已,找他来做这些事情,也只是因为他是一个佣兵,有一点人脉和手段而已。

既然这样,那就算了吧。

叶谦一挥手,“咔擦……咔擦……”亨特的脖子突然间,开始变的碎裂,伴随着咔擦的声音,他的颈椎骨直接成了几瓣,然后倒在地上,死了过去。

客厅里还有两个女人,都醉的不省人事。

叶谦懒得思考,一挥手,三个人全都飞进了一个杂货间里,那两个酒吧里找来的女郎,也全都晕死了过去。

怪不得这家伙,住在离酒吧这么近的地方。

叶谦冷笑了一下,他打量着这个房间,微微皱了下眉头,然后转头对林子萱说:“你先回宾馆吧,我想呆在这里,等待那个老头回来,我觉的他应该会回来问情况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那个老头很厉害,很恐怖。”林子萱担心叶谦。

叶谦摆摆手,“无妨,我想问他一些事情,这样子,我把你送出去,你和一个老刑警一起,先回宾馆。”

“不,我要陪着你。”林子萱立即摇头,她双眼炯炯的看着叶谦,“对不起,叶先生,可是,我真的很害怕,只有跟着你,我才能有安全感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叶谦没有拒绝,他坐在沙发上,打开了电视,看着新闻,随后拿起手机,给杨成江打了个电话。

“老杨,我这边已经救出人来了,只是现在,需要在这里等待主谋出现,你先回去吧,如果有需要,我会联系你,还有,案子不要朝着外面透露。”叶谦说。

对面的杨成江松了口气,“好的,我明白。”

叶谦说道:“等这件事情全部结束,你再把亨特这些人给抓走领功劳吧,现在,对方在洛河市埋伏的很深,布置的网也很大,所以,我们都不能打草惊蛇。”

“我明白,功劳只是次要的,叶先生,那我先离开,”杨成江知道事情复杂,他一个菜鸟,帮不上叶谦什么忙,所以挂了电话,就悄然离开了。

林子萱看了下电视,她想了想,朝着叶谦说:“我……我想上厕所,顺便,我想洗个澡。”

叶谦挥了挥手,“这房子里现在就咱们两个人,你想做什么都可以,去吧。”

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